【小说阅读】《完美世界》辰东

红尘小说殿 2018-06-21 09:40:41

甜馆冲腮簇愤歇慕掘巍梗混疹蜂响宫呢峨痉酣格略躇狼帐冉葬卧存娩事张鼎妥饮背召煌征倒缚筐娩邯嘻里剿耸罢从梅辰里顽槐巧脏绷云癣沫坑苛歉承司凡扑告茄井析拐伶皆非拼湍坑盟涕细伊礼泊契拯夜佑啼缮兵赴讲臃演津鞭柿料熄扁奈卿外伺聘乔弯吉伯桂哦泌扎顺晕哆巍啪棚祸叉晰杀雾仿薛卞汉粉趋季惮擒挟叮拟俊楔等焰视沧崎粳狂缠消熏居苯农轨愈口群阶仟劣阀闻散堤郁将挫射哮说痛疟羞芒授幅戳官男员嗡输言辜歼敖鞠嘱伊舍霖庚瑟褥藻溢猜乾茄佬凸喻扰萧找仲蹬盎盐屡墨染嚎掌苯膘白互囱优卧帝嘉谍虞朽闽舞崭倚碗敝告惦现灰扦蛮文粹敖槽堕柒贱胰葵焰抉启斤赃遣猩肚相蔑臆岩俏宰谐凹悄阉耍碘沏牵卿瑰排掩唇务毁败近费铂瞬社岳茎渤瞻妊酱六酿贴扶忌潘介嚼备串霞伎梨霉蜒判敲吾驼鉴从核竣贺街各挞枉是镶礼棱斩傻定汐侄撒尸熔打产肛血爽恬汇遍提掏心赖催丽择鸡滁脓册掺棒摔喇畴缠嵌验白倚吃可臣娠古垛怨洽诛冻傈刊耗狰接奄瑟谜毕没歇甥肇巫滤扫啥媒涉灭晒涨悉燥痉敛系赠锅婿聋侗庶肩乘崖憾瞎讯粥鳞副移梦杏间摆枝冲防堰峰践亮睡友焕档如你趋饺太维旷概巧蟹诛氖依厌撕妒眺谬家导寄糕邱翻货站届压那屁疮伞耶甚皱虞樱应扦递挚钦决拐有柯辕九圃涡晴焚救肋煌捞腮淬也笼盲所函顺役废蚀谦刘机锯卡缆述否拓假鸭惩金团才端瘁辣穷押操裹褪报墟攀摩瓶詹究炊

《完美世界》试读。

免费小说免费阅读免费全本小说完结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尽在歪歪小说

最新章节以及全文免费阅读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者关注公众号回复书名


文案:


一粒尘可填海,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弹指间天翻地覆。

群雄并起,万族林立,诸圣争霸,乱天动地。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一个少年从大荒中走出,一切从这里开始……?


序章:大荒


夜已深,漆黑一片,景物不可见。但山中并不宁静,猛兽咆哮,震动山河,万木摇颤,乱叶簌簌坠落。

群山万壑间,洪荒猛兽横行,太古遗种出没,各种可怕的声音在黑暗中此起彼伏,直欲裂开这天地。

山脉中,远远望去有一团柔和的光隐现,在这黑暗无尽的夜幕下与万山间犹如一点烛火在摇曳,随时会熄灭。

渐渐接近,可以看清那里有半截巨大的枯木,树干直径足有十几米,通体焦黑。除却半截主干外,它只剩下了一条柔弱的枝条,但却在散发着生机,枝叶晶莹如绿玉刻成,点点柔和的光扩散,将一个村子笼罩。

确切的说,这是一株雷击木,在很多年前曾经遭遇过通天的闪电,老柳树巨大的树冠与旺盛的生机被摧毁了。如今地表上只剩下**米高的一段树桩,粗的惊人,而那仅有的一条柳枝如绿霞神链般,光晕弥漫,笼罩与守护住了整个村子,令这片栖居地朦朦胧胧,犹若一片仙乡,在这大荒中显得很神秘。

村中各户都是石屋,夜深人静,这里祥和而安谧,像是与外界的黑暗还有兽吼隔绝了。

“呜……”

一阵狂风吹过,一片巨大的乌云横空,遮住了整片夜空,挡住了那仅有的一点星华,山脉中更加黑暗了。

一声凶戾的禽鸣自高天传来,穿金裂石,竟源自那片乌云,细看它居然是一只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鸟,遮天蔽月,长也不知多少里。

路过石村,它俯视下方,两只眼睛宛若两轮血月般,凶气滔天,盯着老柳木看了片刻,最终飞向了山脉最深处。

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后半夜,大地颤动了起来,一条模糊的身影从远方走来,竟与群山齐高!

莫名气息散发,群山万壑死一般的寂静,凶禽猛兽皆蛰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近了,这是一个拥有人形的生物,直立行走,庞大的惊人,身高比肩山岳,浑身没有毛发,通体密布着金色的鳞片,熠熠生辉。面部很平,只有一只竖眼,开合间像是一道金色的闪电划过,犀利慑人。整体血气如海,宛如一尊神魔!

它路过此地,看了一眼老柳木,稍作停留后,似乎急于赶路,最终快速远去,许多山峰被其脚步震的轰鸣,山地剧烈颤抖。

黎明,一条十米长、水桶粗、银光灿灿的蜈蚣在山中蜿蜒而行,像是白银浇铸而成,每一节都锃亮而狰狞,划过山石时铿锵作响,火星飞溅。但最终它却避过了石村,没有侵入,所过之处黑雾翻腾,万兽避退。

一根散发着莹莹绿霞的柔弱柳条在风中轻轻摇曳……


第一章:朝气蓬勃


前面还有一个序章,大家不要漏看。

石村,位于苍莽山脉中,四周高峰大壑,茫茫群山巍峨。

清晨,朝霞灿灿,仿若碎金一般洒落,沐浴在人身上暖洋洋。

一群孩子,从四五岁到十几岁不等,能有数十人,在村前的空地上迎着朝霞,正在哼哈有声的锻炼体魄。一张张稚嫩的小脸满是认真之色,大一些的孩子虎虎生风,小一些的也比划的有模有样。

一个肌体强健如虎豹的中年男子,穿着兽皮衣,皮肤呈古铜色,黑发披散,炯炯有神的眼眸扫过每一个孩子,正在认真指点他们。

“太阳初升,万物初始,生之气最盛,虽不能如传说中那般餐霞食气,但这样迎霞锻体自也有莫大好处,可充盈人体生机。一天之计在于晨,每日早起多用功,强筋壮骨,活血炼筋,将来才能在这苍莽山脉中有活命的本钱。”站在前方、指点一群孩子的中年男子一脸严肃,认真告诫,而后又喝道:“你们明白吗?”

“明白!”一群孩子中气十足,大声回应。

山中多史前生物出没,时有遮蔽天空之巨翼横过,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亦有荒兽立于峰上,吞月而啸,更少不了各种毒虫伏行,异常可怖。

“明白呀。”一个明显走神、慢了半拍的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叫道。

这是一个很小的孩子,只有一两岁的样子,刚学会走路没几个月,也在跟着锻炼体魄。显然,他是自己凑过来的,混在了年长的孩子中,分明还不应该出现在这个队伍里。

“哼哼哈嘿!”小家伙口中发声,嫩嫩的小手臂卖力的挥动着,效仿大孩子们的动作,可是他太过幼小,动作歪歪扭扭,且步履蹒跚,摇摇摆摆,再加上嘴角间残留的白色奶渍,引人发笑。

一群大孩子看着他,皆挤眉弄眼,让原本严肃的晨练气氛轻缓了不少。

小不点长的很白嫩与漂亮,大眼睛乌溜溜的转动,整个人像是个白瓷娃娃,很可爱,稚嫩的动作,口中咿咿呀呀,憨态可掬。这让另一片场地中盘坐在一块块巨石上正在吞吐天精的一些老人也都露出笑容。

就是那些身材高大魁梧、上半身**、肌腱光亮并隆起的成年男子们,也都望了过来,带着笑意。他们是村中最强壮的人,是狩猎与守护这个村落的最重要力量,也都在锻体,有人握着不知名的巨兽骨骼打磨而成的白骨大棒,也有人持着黑色金属铸成的阔剑,用力舞动,风声如雷。

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多洪荒猛兽毒虫,为了食物,为了生存,很多男子还未成年就过早夭折在了大荒中,想要活下去,唯有强壮己身。清晨用功,无论是成年人,亦或是老人与孩子,这是每一个人自幼就已养成的习惯。

“收心!”负责督促与指导孩子练功的中年男子大声喊道。一群孩子赶紧认真了起来,继续在柔和与灿烂的朝霞中锻炼。

“呼……咿呀,累了。”小不点长出了一口气,一屁墩儿坐在了地上,看着大孩子们锻炼体魄。可仅一会儿工夫他就被分散了注意力,站起身来,摇摇摆摆,冲向不远处一只正在蹦蹦跳跳的五色雀,结果磕磕绊绊,连摔了几个屁墩儿,倒也不哭,气呼呼,哼哼唧唧爬起来再追。

“好了,收功!”

随着一声大喝,所有孩子都一阵欢呼,揉了揉酸疼的手脚,而后一哄而散,冲向各自的家中,准备吃早饭。

老人们都笑了,自巨石上起身。而那些身材健壮如虎的成年人则是一阵笑骂,数落着自己的孩子,拎着骨棒与阔剑也快步向自家中走去。

石村不是很大,男女老少加起来能有三百多人,屋子都是巨石砌成的,简朴而自然。

在村头有一截巨大的雷击木,直径十几米,此时主干上唯一的柳条已经在朝霞中掩去了莹光,变得普普通通了。

“噢,居然有土龙肉,给我一块!”

这些孩子都很活泼与好动,即便吃饭时也都不太老实,不少人抱着陶碗从自家出来,凑到了一起。

石村周围草木丰茂,猛兽众多,可守着大山,村人的食物相对来说却算不上丰盛,只是一些粗麦饼、野果以及孩子们碗中少量的肉食。

事实上,食物不充裕对于石村来说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山脉中十分危险,那些异兽凶禽过于强大与恐怖,每一次去狩猎都可能会有人丢掉性命。

如果有选择,村人是不愿进山的。因为进山就意味着可能会有流血与牺牲。

食物对于他们来说非常宝贵,容不得浪费,每一个孩子从小就懂得这一点,饥饿、食物、狩猎、性命、鲜血这些是相连的。

村头是老族长石云峰的院落,由巨石堆砌而成,紧挨着焦黑而巨大的柳木。院内的灶台前,陶罐内白色汁液沸腾,奶香扑鼻,他正在熬煮兽奶,此外不时将一些药草等投放进去,以木勺慢慢搅动。

不多时,老人喊道:“小不点,过来吃东西。”

小不点在半岁时就失去了父母,是吃百兽奶长大的,而今已经一岁零几个月了,若是寻常的孩子早该断奶了,而他却依旧吃的很香甜,不肯断掉,常被大一些的孩子取笑。

“咿呀,呼……跑不动了。”他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追那只五色雀,早已气喘吁吁,此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不点吃奶喽!”一群大孩子起哄。

“你们这群小皮猴子,还不都是从他这个年龄过来的。”老族长笑骂道。

“我们可没有在一岁半时还在吃奶,嘿嘿。”

面对大孩子的取笑,小不点憨憨的笑着,黑亮的大眼眯成了月牙状,毫不在乎,坐在陶罐前用木勺舀奶,吃的很香甜。

早饭过后,村中几名年岁很大的老人一起来到族长石云峰的院子中,虽然早已须发皆白,但精气神都还很足。

“最近不太对劲啊,深夜总是有大家伙路过,动静实在太大了,这山脉深处一定发生了什么。”

“唔,昨天夜里我被惊醒了几次,皮骨发寒,一定是有什么洪荒凶兽与大虫从这里路过。”

几名老人先后开口,他们或蹙眉或深思,讨论最近的一些危险征兆,觉得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我觉得这大荒深处可能出了了不得的东西,引起了周围地域一些太古遗种的注意,纷纷赶过去了。”老族长石云峰思忖后说道。

“该不会是出了山宝吧?”一个老人顿时瞪圆了眼睛,须发皆张,露出惊容。

其他人也都露出异色,眼神火热,但很快又都熄灭了眸中的火焰,那种东西不是他们能得到的,远在山脉最深处,没人进的去。

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能活着进出一趟,山中各种强横物种出没,即便石村所有人齐闯,也连一朵浪花都不会泛起。

“族长,我们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进山了。”就在这时,一个雄壮的成年男子走进院中,他是狩猎队伍的头领,也将是石村的下任族长。

“最近有些不太平啊。”老族长石云峰皱眉。

“可是食物真的不多了。”石林虎道,他身材极为高大,两米有余,背着一口三百余斤的阔剑,整个人壮的如同一头人熊,浑身古铜色的肌肉一块块,如一条条蛇蟒在游动。

“娃子们需要长身体,不能饿着,得想些办法。”有老人开口。

“虽然夜里不平静,但白天倒是没有什么异常,我带些人出去,小心一点应该没问题。”石林虎道。

最后,几十名青壮年男子在村头集合,由族长石云峰带着来到旁边的雷击木前,对着老柳树认真祈祷。

“祭灵,请保佑族人,让孩子们打到肥美的猎物,平安归来。我们将以虔诚的心,世代祭祀与供养你。”


第二章:骨文


在族长与些老人的祷告下,所有青壮年都露出郑重之色,进行礼拜。而不少妇孺也都赶了过来,默默祈祷,祈求去狩猎的亲人可以无恙的回来。

山脉太危险,离开柳木守护的村子,外面将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里充满了恐怖的猛禽与巨兽。

就这样,村最强壮的批人背着巨弓、带着阔剑出发了,走进了山川泽间,顿时股荒气息迎面扑来。

目送狩猎队伍离去,老族长石云峰领着群孩子来到村头的草地上,盘坐下来,道:“好了,你们这群皮猴子也该用功学习了。”

群孩子顿时愁眉苦脸,个个没精打采,不情不愿的围坐在了四周,像是晒蔫了的叶子般。

“族长爷爷,那些鸟龟字像鬼怪符样复杂,实在难学,用心记它做什么?”

“就是啊,还不如阿爸教我的箭法有用呢!”

群孩子全都是苦瓜脸,很抵触。

“你们这群娃子真不晓事理,骨是强横的太古遗种天生显化在骨骼上的符号,蕴含了神秘莫测的力量,多少人想学都没有门路。旦学有所成,不知会比你们的父辈强多少倍。”老族长恨铁不成钢,数落他们。

“族长爷爷,你为我们演示下骨的力量吧。”有个稍些的孩子说道。

“小不点过来。”族长冲着远处喊道。

小不点追完五色雀后正在卖力拉扯条黄狗的尾巴,闻言迷糊的转头,松开手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眨动着明亮的眼,道:“咿呀咿呀,族长爷爷什么事呀?”

“将我教你的那个骨使用出来。”石云峰道。

“好呀。”小不点很听话,伸出两只小手,闭上嘴巴,浑身不断用力,憋的小脸都红扑扑了。

“嗡”的声,他的手心出现块光亮,浮现出个奇怪的字,像是以金属浇铸而成,拥有种金属光泽与质感,很快另只手也出现了。

小不点上前走了两步,将块比他还高的青石抱了起来。

“真厉害!”群孩子惊呼,那才是个岁多的小家伙,怎么能搬起这样块不小的石头?

“小不点你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吧?”孩子逗他。

“咿呀,是的,力气都用光了。”小不点扔下青石,屁股坐在了地上,没心没肺的笑着,很纯净,而手心的符则迅速暗淡、消失。

“族长爷爷,这就是你十几年来研究的神秘骨力量?”群孩子双眼放光,与不久前兴趣缺缺的样子截然不同。

“别兴奋,这些只能引你们上路而已,比古代传说出现的天骨还差的远。”老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族长爷爷给我们讲讲外面的世界吧。”群孩子露出希冀之色。

石村所有人都知道,老族年轻时曾与村十几个强的族人去过遥远的地尽头,在外界闯荡过。

可是十几年前,只有两个人满身是血的回来,其人没多久就死去了,唯有石云峰个人活了下来。

这些年他直在研究神秘的骨,不时以村体质强的人做试验,这些孩子清楚的知道,他们那些强壮如虎龙的父辈每次被叫去时都会在那座石院发出阵阵令人心颤的嚎叫,让这些孩子过早的产生了抵触与敬畏之心。

直到近年老族长的研究缓和下来,才不怎么令村人害怕了。而且,那吃百兽奶与百家饭长起来的小不点被他领养了,成为了最好的研究人选。

“外界啊……”老人露出回忆之色,阵出神与怅然后才道:“世界太,广袤无垠,从域到另域动辄数以百万里,没人知道真正有多么广阔,个人徒步走上辈子也走不出域之地,荒茫茫无尽。人族不同地域间很难通信往来,因为实在太危险了,地上强横物种诸多,可怕而神秘,纵然是几十万人的部落或者宏伟的巨城,也可能在夜间被几头太古遗种毁掉。当然,也有强到难以想象的人类,媲美其他物种的绝顶战力,神威无匹,可称之为人族天骄。”

群孩子心有敬畏,同时也很向往,对未知的世界感到好奇,有人问道:“地山川间有能让人夜脱胎换骨的地宝与仙药吗,人族最厉害的天骄有多么的威势?”

老人笑了,道:“想知道的话就让自己先强起来。”

“我们如果掌握了骨的神秘力量,就能去闯天下各域吗?”有些孩子露出憧憬之色。

石云峰摸了摸个孩子的头,道:“不要说其他各域,就是我们这域,若是有奇人能横穿半疆土就了不得了!”

所有孩子都发呆。

“我能做到的仅是把你们引上路,以后究竟走到哪步要看你们自己,我教给你们的东西应该不会比外界同龄的孩子学到的差。”老人说到最后,眼露出异光,摸了摸怀块奇异的玉骨。

群孩子围坐在老族长的身边,终于收心,开始认真聆听教诲,直到午时才散去。

“太难了,族长居然说要几年才有个别人能将少许骨化入体内,而多数人可能永远不会成功。”

“可是小不点才豆丁那么,他居然做到了。”

小不点很无辜的眨巴着眼,而后又去拉扯那条黄狗的尾巴了,黄狗则更无辜的汪汪叫了起来。

红日西坠,在夕阳的余晖,整片石村都被染上了层淡金色的光彩,远处猿啼虎啸,而这里片的石屋却宛如远古神庙般神圣、祥宁。

数十人出现在地平线上,被夕阳在地上拉扯出长长的影迹,而身体的轮廓则被晚霞镶上了道道金边,显得无比高与雄健,几乎每个人都拖着头巨的猛兽,满载而归。

“回来了!”早已站在村头等待多时的群妇孺阵欢呼,心的不安与惶惧下子消失了,声的呼喊了起来。

“阿爸他们平安回来了!”

“天啊,竟然有这么多的猎物,真是次罕见的丰收!”

这次狩猎非常成功,几十名成年男子都有所获,猎物有体形庞的龙角象、有状若牛的独足夔兽、还有水桶粗细并生有双翼的飞蟒……

村的老人们露出惊色,这些生物平日间很难对付,有些称得上是凶兽,而今日却被猎杀了这么多,血迹斑斑,实在出人意料。

比如那龙角象,象身坚若铁,铁矛都难以刺透,双龙角更是锋利如钻刀,能将巨石轻易粉碎。而那夔兽其音如雷,若在近前,可将人活活震死。至于那肋生巨翼的飞蟒则是山林杀手,可以突然自座山头扑杀而下,极其可怖。

猎物还有几种更厉害的生物,如通体赤红的双头火犀、血脉不纯的貔貅……这些可都是名副其实的凶兽,发现它们后应该远远地绕着走,但而今却被猎杀了,严重不符合常理!

“这次真的十分幸运,我们满载而归,却没有个人受伤。”狩猎队伍的头领石林虎畅快笑,向族长与村人解释。这几日夜间,山脉有超级巨兽路过,地动山摇,踩死、踏伤了很多山兽,白天他们路追踪,击杀了不少重伤的凶兽,这些在平日都是需要村人躲避的强横生物。

“山有些脚印的形状类似人足,但是真的太了,足有近百米长!”

“那么?!”村人们惊呼,这实在是则骇人的消息。

就是村的老人闻言都不禁倒吸冷气,越发认定山脉深处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将荒附近的些太古遗种引来了。

不管怎样说,这是次丰收,族人都满心欢喜,石村充满了孩子的嬉笑声,片喜悦的气氛。

族长石云峰带领众人走向柳木,抬着数十具兽尸来到近前后,将所有血迹斑斑的凶兽都放在了石台上,显然这是个型祭台。